{ad.YINHE999}
  三立得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之后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转身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备前往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甘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为什么三立能够去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就不能够去呢?!

  虽然说三立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在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可不差多少好吗?!听闻毛老三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毛老三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似乎以前毛老三和三立之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喜欢比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上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如果自己现在不告诉毛老三个所以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毛老三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没完没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缠着自己了,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毛老三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一些事情需要毛老三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且现在唯独毛老三最为合适,而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半信半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看来,方旭先前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少糊弄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当方旭现在告诉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虽然比不上现在三立和嘉和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看来。

  只要自己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功一件好吗?!

  想到这里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觉得方旭这次总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说错,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最为合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了这里,这让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看来。

  现在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毛老三说了些什么呢?!让毛老三现在如此亢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娜塔莎公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,方旭为什么要那般对待嘉和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娜塔莎公主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看来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为方旭做些什么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按照自己对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。

  嘉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做这种冒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自己大哥帐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嘉和从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有把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眼下这些事情,嘉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把握吗?!

  这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嘉和自己一个人知晓了,不过现在方旭如何不知道娜塔莎公主现在想说些什么呢?!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娜塔莎公主,现在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去对付另外一座相对于容易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。

  毕竟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闲不住,现在不让毛老三做些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毛老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觉得浑身难受,而现在方旭也不打算让毛老三闲着。

  而娜塔莎公主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懂得权衡啊?!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而现在毛老三帐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下属一个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跃跃欲试了,毕竟先前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表现给方旭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既然有机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这些将士们怎么可能原因放弃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毛老三有些无奈了,而三立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毛老三现在可能也不会如此了吧?!

  不过现在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自己做好保护,毕竟以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保护毛老三。

  现在三立不在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自己小心点。

  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毛老三自然知晓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,所以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两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兵分两路,而三立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一个人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,如果自己现在带多了将士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弄巧成拙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上一次,三立前往郡县当中打探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改变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。

  而这一次,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自己原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进入郡县当中。

  有了上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经验,三立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能生巧了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再熟悉了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听知晓了嘉和此刻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有些感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位郡守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在意嘉和啊!?

  不过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暗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眼线,看来这位郡守现在并未完全信任嘉和。

  如果现在信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不可能用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哨吧!?

  现在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头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在思考,该如何瞒过这些眼线接触到嘉和呢?!

  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需要思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三立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看来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自己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先前那些下属更替了,甚至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隔三差五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跟换眼线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说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交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嘉和看来,自己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把握应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位郡守派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,每一次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陌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孔。

  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有些尴尬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  不过嘉和现在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事情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想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王子给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当中吩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确定嘉和没有问题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迫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联系上方旭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管嘉和做些什么。

  身后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码有四五位将士盯着,但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调查个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更不用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能够单独接触他人了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有些急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三立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附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茶馆坐下,要了壶茶后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连几天盯着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一动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现在察觉到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异样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看样子嘉和已经察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在了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嘉和根本不可能做出来那些事情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