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,其实最开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一动并未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,甚至每天看起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懒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,毕竟如果自己现在身边跟着四五位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许现在和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了第四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变化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变得有规则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经常和那些商贩之间唠嗑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虽然现在嘉和谈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些无关紧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今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水果新不新鲜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将士们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调查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种事情接连发生了五六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这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暗示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,这些将士们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习惯了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。

  如果说先前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去管这些商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就不在意了。

  而在三立看来,现在时间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了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其中一位准备回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三立找到了对方。

  提出了明日帮助对方摆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对方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毕竟在这位看来,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一家几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源。

  自然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给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掏出了一枚银锭递给对方。

  告诉对方,让对方现在带着家人暂时离开这里四五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就够了。

  这位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震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三立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似乎和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毕竟这位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自己忙死忙活一年多,都不一定能够挣到这一两银锭。

  现在只需要自己带着家人离开四五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,那么这一两银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了。

  那么现在怎么可能犹豫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对方,如果今夜对方没有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到时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责怪自己了,毕竟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银锭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能够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随后麻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了这里。

  而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戴上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衣物,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味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更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掩盖了自己身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戾气。

  这也不容易让那些将士们察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而做好这些事情之后。

  等到天色刚亮,三立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到了指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点摆摊。

  四周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商贩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三立有些面生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都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商贩们看来,自己现在做好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键。

  而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如往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这些商贩之间唠嗑,而跟着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将士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起了哈欠。

  毕竟也都不知道,嘉和为什么今日如此早就出来了。

  当嘉和来到三立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摊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门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蹲在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若有若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蔬菜水果,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三立有一句没一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唠嗑起来。

  因为三立现在带着斗笠,所以现在根本无法看清楚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将士们看到,可能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陌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受到,嘉和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什么东西塞进了这些蔬菜当中。

  “老板,你这菜都不新鲜了,还拿出来?”嘉和站起身,看着三立笑着问道。

  “你不买就不要乱说!”三立有些不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说道,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商贩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三立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出来摆摊。

  竟然不知道眼前这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厉害?!现在竟然敢顶撞对方?!

  稍微靠近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也都带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离得远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生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波及到自己,而嘉和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随后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踹在了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,而三立整个人倒了下去。

  嘉和忽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手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急急忙忙上来拦住嘉和,而现在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赶紧离开这里。

  “竟然顶撞我?!知不知道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?!找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嘉和看着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影呵斥道。

  现在看起来,嘉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气到了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将士们还有暗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看来,现在嘉和不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自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三立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眼线呵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真切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再加上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影,完全就不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演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演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嘉和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有些突然。

  虽然三立已经有先前准备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始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始料未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给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实。

  “咳咳,这嘉和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”三立看着胸口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脚印,忍不住苦笑了起来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多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力气才能够印上去啊!?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现在三立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查看篮子当中,嘉和交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。

  嘉和先前放在其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份书信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需要三立帮助他得到一个脱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会,而现在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三立。

  现在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位郡守一些压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到时候这位郡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找嘉和寻求帮助。

  到时候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相信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避免现在这些将士们盯着自己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该怎么办呢?这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无法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现在嘉和能够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了,三立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没有想到,嘉和现在竟然让自己去做这些事情。

  而稍微沉思了片刻之后,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去什么地方寻求帮助了。

  毕竟先前三立能够将整座郡县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透彻,这其中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一个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有人帮助了三立。

  在三立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找对方再次帮忙了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