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312 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

312 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其实和自己先前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一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偏差。

  这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没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看来。

  也许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先前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好了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容易了点,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导致现在发生这般情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而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,看样子自己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失望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并未有什么沮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打算抓紧时间夺下郡县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多少挽回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些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先前嘉和告诉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能够完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夺取郡县指日可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三立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做到吗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犹豫不决了,而此刻老酒鬼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手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看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说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现在自己夺下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前往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到时候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见到方旭了,想到这里,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激动起来。

  大概现在也只有老酒鬼自己明白,自己现在为什么如此期望见到方旭了。

  所以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去按照自己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,这些下属自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从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遣。

  而一场无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化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悄然而至。

  现在那些暗中盯着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干干净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根本没有人察觉到这些事情,毕竟在这些人看来。

  这种事情,自己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轻车熟路。

  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约定,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到了嘉和。

  不过这次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亲自前往了嘉和此刻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当中,当听闻下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嘉和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人能够见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都没有听说过老酒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人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不知道,所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老酒鬼有些好奇。

  当老酒鬼看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上前打声招呼。

  看着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将士们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直接拦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!?而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。

  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意外呢?这些将士们已经被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更换了。”老酒鬼笑着看着嘉和说道。

  听闻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?!”嘉和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老酒鬼问道。

  “你问老夫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?认识老夫都称呼老夫一声老酒鬼,老夫也比较习惯这个名字了,”老酒鬼笑着看着嘉和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老酒鬼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“其实老夫也没有什么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答应了三立兄弟,你应该认识三立兄弟吧?”老酒鬼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“三立?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找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?!”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自己先前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担心三立能不能够按照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求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竟然找到了老酒鬼这般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试问现在如何不让嘉和感到震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不过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老酒鬼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老酒鬼,三立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老酒鬼些什么事情呢?

  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嘉和果然不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先前三立答应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告诉给了嘉和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嘉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其实和三立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意外,老酒鬼竟然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见到方旭而已?!

  不过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了些什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没有说出来,毕竟到时候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询问老酒鬼,自己吩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都做到了吗?!

  “老夫做事情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老酒鬼笑着说道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整个郡县上上下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听闻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老酒鬼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老酒鬼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疑惑之后,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。

  先前这位郡守不放心嘉和,所以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换将士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绝了嘉和有机会拉拢那些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里,这位郡守提防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。

  而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,更何况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势力范围包含了整个郡县。

  基本上只要老酒鬼点了点头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现在都坐不安稳。

  所以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嘉和,来到了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当中。

  果然和老酒鬼先前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座郡县,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甚至现在眼前这座郡守府邸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提防着老酒鬼了。

  而此刻这位郡守还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房当中,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联系二王子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在了书房当中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看到嘉和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郡守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些什么。

  “老酒鬼!现在嘉和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!让你现在敢和本官作对!”这位郡守不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老酒鬼质问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位郡守。

  其实现在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打算与他为敌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自己不得民心而已。

  试问这些事情,难道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如果这位郡守得到将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和百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老酒鬼怎么可能调遣这些人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