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其实现在三立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所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老酒鬼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提醒过嘉和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不要想太多,老老实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来做就好了。

  也许老酒鬼没有发现,现在嘉和已经产生怀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老酒鬼也都不在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现在整个郡县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握当中。

  试问嘉和和三立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老酒鬼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发生意外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。

  嘉和先前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老酒鬼一种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所以现在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派遣了下属监视着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。

  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和嘉和能够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看样子,现在彼此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三立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自责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。

  既然自己现在知晓嘉和有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准备两手准备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,嘉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时候,三立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  从怀中掏出一袋锦囊,而锦囊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三立离开边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到了三立,顺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这袋锦囊交给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拆开锦囊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而看到三立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嘉和看到锦囊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和东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钦佩方旭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锦囊当中存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枚信号弹,而书信上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其实也担心,现在嘉和会不会轻敌了。

  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嘉和打算展现自己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掉以轻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果,可能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先前方旭派遣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一个人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,方旭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表面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夺郡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暗中配合三立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毛老三等将士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郡县当中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和嘉和不知道而已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和嘉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显然先前谁都没有想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,竟然会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周密。

  现在只要嘉和点燃信号弹,那么毛老三等将士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立刻出手。

  既然如此,那么还等待些什么呢?!

  难道等着老酒鬼对自己出手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嘉和彼此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外面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盯着这里。

  毕竟先前老酒鬼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交代过,如果发生点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告诉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老酒鬼此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早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歇息了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。

  现在如果不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休息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事情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了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所以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了三立和嘉和一个机会。

  现在点燃了信号弹之后,暗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其实先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控当中。

  而这些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到了信号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光芒之后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去告诉老酒鬼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这些下属刚刚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着一群身穿夜行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。

  还未等到这些人开口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解决掉了这些人。

  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这些弟兄们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认可了这些弟兄们。

  而正当这些弟兄们打算进入府邸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拦住了他们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看来,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随后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低嗓子敲门问道,这让三立和嘉和有些紧张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嘉和看来,现在毛老三等将士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及时赶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现在也做好了放手一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,而正当三立打算处理掉敲门之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毛老三快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躲闪了过去,随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。

  而三立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现站在门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,毛老三气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到三立身前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!刚刚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反应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你哭都来不及了!”毛老三指着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鼻尖呵斥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毛老三没事就好了。

  当看到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。

  难道现在都被毛老三处理好了吗?!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出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之后。

  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走进来。

  “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多谢你们了。”嘉和认真看着毛老三说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看来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许现在根本不可能知晓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,更加无法支援三立和嘉和。

  所以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着夺下郡县之后再感谢方旭就好了。

  听闻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三立和嘉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很有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眼下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做些事情了。

  此刻熟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。

  毕竟老酒鬼怎么可能知晓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现在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呢?!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老酒鬼,老酒鬼都不会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等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手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其他人眼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三立训练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面前。

  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值一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这些弟兄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和潜藏能力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路前往老酒鬼现在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当中,不过并未大张旗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进入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分散开来,悄然无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进入其中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在嘉和看来,老酒鬼说不准还有什么手段也不一定,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