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315 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

315 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

  毕竟在嘉和看来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先前没有小心行事。

  所以才导致了现在事情发生了变故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现在绝对不能够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让三立和毛老三小心谨慎一些,现在毛老三和三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嘉和吩咐来做。

  而现在府邸当中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人也好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侍女也罢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干干净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现在任何一个都会导致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。

  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当确定四周没有什么问题之后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连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道当中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兵把守之后。

  嘉和三人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见一见老酒鬼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三位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现了那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落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三人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三人看来,这位郡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!

  不过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到了些什么,亲自前往面见这位郡守。

  而当这位郡守看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郡守看来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嘉和等人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“你们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!”这位郡守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三人问道。

  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意外呢?冒牌郡守?”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三立和毛老三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现在嘉和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难道现在眼前这位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成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怎么可能做到呢?!

  而这位郡守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“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”这位郡守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答,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认了嘉和刚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“那么也没有什么了,毕竟现在我需要和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交涉。”说罢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了屋内。

  让下属将这位郡守好生看管,毕竟在嘉和看来。

  哪怕这位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带来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无法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效果。

  而三立和毛老三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跟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后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毛老三看来。

  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知晓这位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线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郡守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呢?!

  听闻三立和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其实现在三立和毛老三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谁能够掌握整个郡县呢!?而现在三立和毛老三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瞬间反应过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除了老酒鬼之外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其他人能够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既然老酒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和毛老三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在嘉和自己看来。

  尽管自己现在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老酒鬼自己亲口承认会好点。

  当看到嘉和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老酒鬼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三人确定没有什么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不会现在来找自己吧?!

  “你为什么会怀疑我呢?”老酒鬼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而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将先前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漏洞点明,如果这都无法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自己如何为了方旭效力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位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鼓掌起来。

  毕竟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推断都很正确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都被察觉到了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和毛老三质问老酒鬼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呢?!

  而现在听闻三立和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,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嘉和。

  “难道你现在没有什么想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”老酒鬼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听闻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为什么会觉得老酒鬼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老酒鬼知晓整个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。

  要知晓,这点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做到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调遣整个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,这显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拉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先前嘉和也尝试过。

  这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朝一夕就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说老酒鬼先前就开始拉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这点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会容许自己郡县内有老酒鬼这般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这足以威胁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,试问怎么可能现在会无动于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三立和毛老三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始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!

  或者说现在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?!而在嘉和看来,这其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处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太多了。

  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处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轻轻松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隐藏在暗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。

  这点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其实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老酒鬼看来,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推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自己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言以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老酒鬼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认了下来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听闻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“那么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为什么要见到方旭?!”嘉和看着老酒鬼质问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毛老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过吗?!

  老酒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对付方旭,而事实上,在嘉和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些事情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犹豫不定。

  现在必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酒鬼亲口承认,否则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会发生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老酒鬼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门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影说道。

  “既然你如此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你现在看看不就知晓了?”老酒鬼朝着门外站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影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嘉和看到门外站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甚至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