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“我们好久没见了,青雉。”嘉和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者笑着说道。

  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,差不多有几天没见了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恍若隔世啊!”青雉感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喃道。

 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,也不过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几日没有见到面而已。

  至于现在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本身看来。

  彼此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想念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对方似乎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依靠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在嘉和看来,先前在突厥大王子帐下。

  虽然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甚至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能够影响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一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为了突厥大王子出谋划策。

  另外一方面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担心功高盖主。

  毕竟嘉和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那么就其实辅佐突厥大王子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功高盖主了,那么突厥大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自己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嘉和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小心翼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嘉和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放松下来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在什么地方。

  文武之间从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相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和嘉和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例外地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青雉能够理解自己为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并且青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很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聆听者,并且不会告诉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聆听者。

  至于在青雉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了自己能够发发牢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象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尽管青雉掌管着兵权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始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盯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超出想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,因为这些人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,能够从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夺取兵权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顶替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,其实说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在青雉自己看来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乏味了。

  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不在突厥大王子这边了,而这点其实突厥大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突厥大王子现在知晓,所以突厥大王子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用了青雉心软这点。

  其实身为将士,最忌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软。

  一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软,那么很容易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很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误,这点青雉难道不知道吗?!

  这点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现在知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没有做些什么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没有办法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了,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不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所以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困在了这郡县当中,而嘉和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青雉。

  “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过离开吗?!”嘉和看着青雉问道。

  “离开?离开我又能够去什么地方呢?”青雉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说道。

  毕竟又有多少人会要青雉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将士呢!?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“我主现在需要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助,青雉来帮我吧!”嘉和看着青雉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“难道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来拉拢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”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青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毕竟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青雉觉得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标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,青雉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嘉和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自己而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现在突厥大王子也不在郡县当中。

  现在能够调遣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只有青雉一个人而已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做到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嘉和才会找到自己吧?!

  “你主?你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吧?虽然我对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不多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人才。”青雉笑着说道。

  毕竟先前嘉和归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青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调查了一下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看来,嘉和好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友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友遇人不淑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,不过当青雉看到方旭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看来,从未见到过有方旭这般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青雉本身也希望跟随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跟随方旭,起码比起现在要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投靠了方旭,也不会得到重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

  这点青雉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青雉。

  “难道你觉得我主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吗?!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待如此片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当初为什么会收下我呢?”嘉和看着青雉质问道。

  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收纳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已经不知道陨落在何处了吧?!而且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青雉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很宏伟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庞大。

  相比较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而言,方旭帐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数量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稀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现在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人之际,而且方旭绝对不会嫌弃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青雉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了吗?!在嘉和看来绝对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年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嘉和见到过不少比起青雉都要年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上阵杀敌,无往不利。

  青雉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已经冷却下来。

  现在嘉和希望点燃青雉内心那团尚且还未熄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火焰,毕竟嘉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生就这般度过。

  也许青雉自己也不希望如此吧!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青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嘉和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来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得出来,嘉和现在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句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自肺腑之言。

  在青雉自己看来,难道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就这样度过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最终青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看着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选择跟着嘉和拼一次。

  看着青雉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自己熟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,而现在青雉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现在需要自己做些什么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