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322 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

322 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

  当方旭大军抵达郡县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三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恭候多时了。

  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佩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先前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消息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成功夺下了两座郡县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超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象范围。

  另外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青雉介绍给了方旭,而方旭现在看到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青雉,而青雉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看来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方旭竟然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年纪轻轻。

  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真人不可貌相吧!?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青雉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青雉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没有办法夺下这座郡县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青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客气了点。

  毕竟先前嘉和得到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青雉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谦虚了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不动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夺下这座郡县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而易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!?而现在听闻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看样子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嘉和等人知晓了吧?!所以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藏着掖着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和青雉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告诉青雉和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两位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青雉和嘉和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牌啊!现在方旭如此相信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绝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绝对不可能会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在青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自己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为什么会如此忠诚于方旭了。

  毕竟方旭现在这般对待嘉和,试问嘉和怎么可能不会感动呢?!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雉现在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给震撼到了。

  现在青雉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单膝跪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而青雉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毕竟现在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方旭,发自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。

  见到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之后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现在将青雉搀扶起来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方旭摇了摇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青雉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,现在青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了方旭。

  而现在青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方旭不用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方旭能够善用自己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心腹。

  并且青雉能够保证这些心腹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忠诚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而见到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青雉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紧张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答应呢?!

  如果方旭现在不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青雉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还需要自己夺下郡县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一点价值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了,而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化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青雉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眼前这些心腹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青雉帮自己训练一下。

  自己怎么可能不重用呢?!自己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重用这些心腹,青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在方旭看来,青雉说不定能够帮助自己很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而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青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青雉还以为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竟然来了个大转折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青雉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而此刻青雉和嘉和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方旭了解了整个郡县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。

  另外一方面,现在抵达二王子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。

  正打算和自己二弟商量如何对付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二王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自家兄长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,难道自家兄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!

  而看着自家二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大王子现在有些好奇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!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家二弟也不会如此看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二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大王子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大王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吗?!

  听闻自家二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大王子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,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被自家二弟察觉到了?!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二王子将消息递给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大王子现在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有些难以置信起来。

  因为现在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了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都被方旭夺走了。

  可以说,现在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折损了不少郡县,二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和大王子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二王子看来,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现在大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自家二弟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王子看来,这一定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二弟开玩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,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青雉坐镇好吗?!

  试问现在方旭如何夺下来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二王子不介意告诉大王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青雉归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动归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面礼而已。

  听闻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大王子整个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,毕竟现在忽然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大王子有些措手不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二王子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惋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大王子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,现在自己还要感谢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如此简单就处理掉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