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现在当二王子告诉大王子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大王子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这些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王子自己看来,自己先前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盟好吗?!

  方旭现在怎么可能背弃自己呢?!所以现在在大王子看来。

  这一定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家二弟为了干扰自己而设计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王子现在听闻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。

  现在自己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!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现在这些事情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现在不相信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,反正现在大王子对于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了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将大王子控制起来,而到现在大王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这些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二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大王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大王子和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盟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大王子来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这个同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复存在了。

  并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自己亲自毁掉了这些事情,现在在二王子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而现在听闻自家二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大王子整个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自家二弟。

  其实现在听闻自家二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大王子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少有些相信了这些事情。

  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用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王子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二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期待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夺下了自家兄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。

  其实按理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气愤才对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,自己现在根本一点生气都没有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方旭,毕竟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如何对付自家大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自家大哥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文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。

  毕竟二王子希望对自家大哥出手很久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一直没有机会。

  如果贸贸然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可能到时候会惹上不必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因为方旭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改变了这些事情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二王子现在松了口气,稍微能够轻松一点。

  所以在二王子看来,自己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一下方旭。

  当然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看,方旭现在接下来打算做些什么呢?!

  毕竟难道方旭打算待在突厥吗?!这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!?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二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过方旭消息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现在能够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都得到了,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王子看来。

  觉得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很有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,如果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和方旭交涉一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。

  毕竟本身两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立场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二王子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准备贺礼送往郡县。

  而现在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其实现在青雉等人都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打算如何呢?!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待在突厥吗?!

  如果方旭不选择待在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晚些时候,这些郡县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呢?!

  在方旭看来,自己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待在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至于现在这些郡县该怎么办呢?!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二王子和大王子瓜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干干净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这些也就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补偿吧?!

  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其实在场所有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众人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众人,既然娜塔莎公主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让娜塔莎公主镇守这里,那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安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如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镇守在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这些突厥将士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一样了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突厥将士们看来,本身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娜塔莎公主感到钦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谁能够做到娜塔莎公主这般,独自前往大唐南方呢?!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谁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各方面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威慑这些突厥将士们。

  而娜塔莎公主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自己看来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方旭传个消息而已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竟然会变成现在这般局面。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答应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这样做,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毕竟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费心费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夺下来,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明目张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收下呢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自己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不到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而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在场众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显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,这有什么好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娜塔莎公主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告诉自己,秦素现在要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可能就错过了自己孩子出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会后悔很久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辈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所以在方旭看来,现在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且现在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返回南方了,如果现在娜塔莎公主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不安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娜塔莎公主,自己现在将这些郡县交给娜塔莎公主镇守,而自己帮助娜塔莎公主镇守南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