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326 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思

326 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思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激怒了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也许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暗中试探方旭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。

  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自己不给自己保存面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误。

  现在自己没有对当今圣上出手,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其实这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仁慈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对方心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毕竟自己现在为了整个大唐出生入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着如何扳倒自己,这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无法容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现在方旭返回南郡之后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和当今圣上客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蜀郡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控制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。

  毕竟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已经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当今圣上翻脸了。

  而现在当今圣上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联系了吐蕃和南诏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商议如何对方旭出手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,现在对方旭出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会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。

  现在方旭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对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返回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瓮中捉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并且现在当今圣上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拿出一些重礼来感谢吐蕃和南诏。

  当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等到吐蕃和南诏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处理掉方旭之后,而现在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使者知晓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使者看来。

  如何不知道现在当今圣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借助于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力量针对方旭。

  毕竟现在当今圣上根本不敢对方旭出手,因为如果当今圣上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彻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丧失百姓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,这点自然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现在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使者如何不知道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两位使者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对付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两位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既然和突厥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责怪自己了吧!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返回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使者现在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计划。

  计划到底如何能够干脆利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处理掉方旭呢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显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使者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忘记了,方旭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先前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吗!?”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那般对待当今圣上,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!?

  在三立自己看来,如果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现在当今圣上能够忍住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当今圣上根本不可能对方旭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三立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嘉和现在为什么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定呢?!

  毕竟先前方旭都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和当今圣上翻脸了,当今圣上现在怎么可能有什么顾忌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也许现在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高看了当今圣上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和方旭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些缘故,导致了当今圣上不可能对方旭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现在主公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英雄,如果现在当今圣上对主公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”

  “先不说现在这些大唐百姓会不会答应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来反对当今圣上。”

  “这点自然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现在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当今圣上不可能直接对主公出手。”

  “难道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,当今圣上会用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对付主公吗?!”三立紧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而嘉和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现在方旭自己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吧?!那么现在让方旭自己来说岂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方旭现在怎么可能不知道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来解释吧,得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之后。

  嘉和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继续说道,其实现在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一个人。

  还有毛老三等将士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当今圣上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

  “当今圣上,可能无法对主公出手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吐蕃和南诏不会出手。”

  “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两边都打算拉拢主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公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。”

  “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成为这两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中钉,既然得到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这两位怎么可能不出手呢?!”嘉和笑着说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毛老三等将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不住了。

  显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回去抓住当今圣上,毕竟竟然敢如此对待方旭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阻拦了毛老三等将士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嘉和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少说了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能够拉拢吐蕃和南诏,那么试问自己现在为什么不能够呢?!

  不要忘了,吐蕃和南诏之间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先前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一样了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说了。

  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众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自己到底漏掉了什么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