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现在能够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自己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到了,到底自己现在有什么地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漏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方旭现在能够给自己答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毛老三等将士们也都如此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卡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眼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事情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给他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现在方旭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。

  告诉嘉和,先前嘉和所想大部分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唯独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缺少了解,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好奇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。

  自己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嘉和对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,应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很久之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吧?!

  如果嘉和这段时间了解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可能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明白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了。

  当初吐蕃选择拉拢自己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利用自己对付南诏。

  其根本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能够离开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控制,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对付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这些事情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事情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告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联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,现在南诏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联系过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想到现在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。

  而南诏现在为什么会忽然找到方旭呢?!那么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南诏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借助方旭吞并吐蕃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让人忍俊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彼此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着如何对付对方,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嘲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联手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也好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也罢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能够改变这些事情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打算如何决定呢?!毕竟在嘉和看来。

  方旭如果做出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询问自己了吧?!

  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那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嘉和会如何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入了困境当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和南诏自己都不想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感兴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继续说下去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呢?!

  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如果现在不和吐蕃还有南诏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得罪这两位吧?!而嘉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方旭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询问自己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这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验吧?!

  现在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如实告诉给了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什么都不做,难道吐蕃和南诏就不会对方旭出手吗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!?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这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联手合作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幌子而已。

  毕竟等到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结束之后,嘉和相信对方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立刻对付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现在为什么还要答应下来呢?!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嘉和,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拒绝呢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现在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必要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因为如果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浪费了点。

  这话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完全能够利用这个消息。

  同时对付南诏和吐蕃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南诏和吐蕃两位自身内部发生矛盾。

  到时候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对付吐蕃和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到时候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有时间对付当今圣上。

  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毛老三等人都赞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毛老三等人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自己要清楚这些计策,哪怕现在没有嘉和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到时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这样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而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后。

  所有将士们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等待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复如何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,并未说些什么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吗?!

  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了嘉和一眼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责怪嘉和。

  既然嘉和察觉到了,现在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?!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尴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而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摆出一副和自己完全没有联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抵达了南郡当中。

  秦素和顾君如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候方旭多时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得知方旭大军返回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秦素和顾君如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紧张起来,毕竟现在顾君如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好消息要告诉方旭。

  当然在秦素看来,这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消息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方旭如果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反应呢?!

  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顾君如和秦素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期待了起来了。

  当方旭等人抵达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城门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和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秦素和顾君如现在有必要如此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顾君如和秦素看来,这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必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现在毛老三等人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嘉和还有青雉,前往他们应该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