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现在眼下大王子既然让自己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离开了。

  而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自己处理好南诏国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之后。

  到时候再说接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而在方旭返回丰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。

  “这南诏国君为什么忽然对吐蕃出手呢?!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发生些什么变故吗?!”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喃道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,现在如何思考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思考不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敬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这让三立察觉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。

  “嘉和先生,现在你知道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吗?!”三立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当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现在自己其实和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三立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一点点而已。

  在看看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给嘉和一种什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掌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难道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计划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所以现在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方旭能够告诉自己。

  “嘉和先生,现在为什么看着主公呢?”三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之后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,而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“你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知晓其中原委吗?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主公愿不愿意告诉我们呢?!”嘉和看着方旭笑着问道。

  “什么?!难道这些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公做到吗?!”三立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答。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自己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知晓,现在怎么可能瞒得住嘉和呢?!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既然能够知晓自己想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现在应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想到自己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部过程了吧!?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看得起自己了。

  自己虽然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一些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详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且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现在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匪夷所思了点。

  因为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费精力了,如果稍微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可能随时都会失败。

  而失败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,自然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能够承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期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期待方旭现在告诉自己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!

  没有办法,方旭现在也只能够原原本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给三立和嘉和。

  其实从一开始,自己前往吐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始。

  自己为什么选择武将,而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说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文官?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文官当中有不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那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保证。

  这些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文官之中,有没有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,如果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对于自己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影响很大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劝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时。

  方旭其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和青雉对南诏国君出手,那么现在南诏国君受到攻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询问恰疽邮⑻菩∠喙苦雉和毛老三到底要做些什么,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和青雉只要激怒南诏国君就好了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南诏国君察觉到,毕竟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刺激到南诏国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起来,到时候自己又要用另外一个计策来弥补了。

  所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君按照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来进行。

  现在三立和嘉和都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毕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。

  方旭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算到了这一步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这样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在方旭看来,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早了点呢?!

  接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青雉告诉南诏国君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被吐蕃大王子控制了起来,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让毛老三和青雉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南诏国君眼中,那么现在会相信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下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觉得,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。

  而从先前南诏国君索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得出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君,还没有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毛老三和青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自己会选择接二连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留下帮助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听闻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三立和嘉和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毕竟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选择留下来帮助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在三立和嘉和看来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大王子着想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原来方旭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拖延时间而已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等待南诏国君发来询问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当大王子回复了之后。

  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答应了下来,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些事情在啊!?

  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现在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和吐蕃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开交了吧?!

  现在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大王子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安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妥妥当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也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现在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起来了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帮助吐蕃离开南诏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让南诏和吐蕃之间发生争斗而已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方旭为了大王子做了很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和嘉和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忘记了这些事情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现在大王子如此感谢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,而现在大概大王子也不知道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安排了吧?!

  不过现在在嘉和看来,大王子和南诏国君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立刻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反应过来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立刻停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君和大王子答应,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怎么可能答应呢?!

  只能够说,方旭对于这方面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精确,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敬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方旭等人抵达丰州之后,青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方旭接风洗尘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着急返回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