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这位益州郡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存在价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自己现在还打算从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中得到有关消息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试问方旭现在怎么可能对付这位益州郡守呢?!看着方旭如此看着自己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位益州郡守有些不寒而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为什么如此看着自己呢?!以及方旭先前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益州郡守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摆了摆手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暂时离开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还有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在三立和嘉和看来,其实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,毕竟谁知晓这位益州郡守现在会做些什么呢?!

  不过现在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锁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暂时保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

  其实现在三立和嘉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为什么要如此呢?!

  “三立,你说主公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”嘉和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问道。

  毕竟这座地牢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机缘巧合下发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这位益州郡守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现在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。

  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自己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方旭自己知晓吧?!而现在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所以现在眼神复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而方旭现在看着这位益州郡守笑了起来。

  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奇,这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什么地方呢?!”

  “这里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益州,在你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之上。”方旭含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说道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现在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益州郡守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不知道?!

  如果这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益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为什么自己现在不知道有这种地方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看着方旭这般模样,这位益州郡守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现在方旭似乎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必要和自己说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益州吗?!

  方旭现在也没有打算等到这位益州郡守反应过来,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继续说道。

  “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裤应该知晓我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。”

  “我没有选择当中戳穿你,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裤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对不对呢?”方旭看着这位益州郡守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!你到底要做些什么?!”这位益州郡守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“那么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惜了点,毕竟娜塔莎公主还希望你能够为她所用。”

  “现在看来,我只能够告诉娜塔莎公主有些遗憾了吧。”方旭看着这位益州郡继续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益州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傻了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些什么事情呢?!

  毕竟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讳,当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多人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所有人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国王有两个儿子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小女儿,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这位益州郡守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。

  “你怎么可能知晓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主陛下告诉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怎么可能呢?!”这位益州郡守有些费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喃道。

  “现在我返回边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你应该知晓吧?”

  “你该不会认为,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自己才选择返回边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”方旭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现在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过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先前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位益州郡守有些费解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和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,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有人都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按理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自己根本不可能听从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听从了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益州郡守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整个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格局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变化。

  现在大王子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二王子控制起来,而娜塔莎公主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夺得了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。

  这其中发生点事情,其实都这位益州郡守所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被方旭如此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。

  这其实应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什么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如果方旭没有和娜塔莎公主接触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怎么可能知晓这个名字呢?!

  所以现在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犹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知道要不要选择信任方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这位益州郡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这位益州郡守。

  现在娜塔莎公主准备夺下突厥,这位益州郡守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娜塔莎公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性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如果不好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娜塔莎公主就不会选择孤身前往南方。

  直到这位益州郡守听闻方旭这些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益州郡守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。

  毕竟方旭可能从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知晓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知晓娜塔莎公主前往南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毕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都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些心腹而已。

  而这位益州郡守刚好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众多心腹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,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先前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点被方旭吓死好吗?!

  还以为方旭现在要对自己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看着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需要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配合,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方旭需要自己如何配合呢?!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绝对不会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