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现在竟然如此好说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这位益州郡守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毕竟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厚道了。

  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他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到底什么地方不厚道了呢!?

  这位益州郡守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先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现在为什么不早点说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让自己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这位益州郡守。

  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不愿意告诉他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娜塔莎公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不要信任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让这位益州郡守不要责怪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。

  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益州郡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现在突厥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多了。

  谁又能够知晓,谁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那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呢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如果方旭现在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或者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位益州郡守现在可能都不会理会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现在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询问这位益州郡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关前往南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将士有多少呢?!

  方旭可不相信只有这位益州郡守一位,而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这位益州郡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复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。

  难道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希望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吗?!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明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位益州郡守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娜塔莎公主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现在有人已经背弃了娜塔莎公主。

  毕竟现在突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很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点这位益州郡守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现在娜塔莎公主好不容易夺下了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界,现在二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现在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隐患。

  如果现在无法将二王子拔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对于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有些影响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益州郡守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些突厥将士怎么可能背弃娜塔莎公主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这位益州郡守。

  其实现在根据方旭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眼下有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已经选择归顺二王子殿下了。

  听闻方旭这般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益州郡守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愤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攥紧了拳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如果说先前方旭如此说道。

  自己可能不相信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却不得不让这位益州郡守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现在娜塔莎公主已经前往边塞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并不意味着娜塔莎公主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娜塔莎公主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兵马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南方。

  现在并未带着前往突厥,所以现在如果二王子现在吸收了这些将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在利用这些将士们对付娜塔莎公主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。

  这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给娜塔莎公主带来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事实上,当方旭现在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过来这些事情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这位益州郡守能够告诉自己,现在还有什么人在什么地方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这位益州郡守差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告诉方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。

  难道娜塔莎公主没告诉方旭吗?!听闻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如果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手段呢?!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闲得慌呢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道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不能够让自己出去呢?!先前这些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!?

  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益州郡守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这位益州郡守竟然察觉到了这些事情。

  不过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位益州郡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如果不这样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那些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察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,到时候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益州郡守能够承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现在将这位益州郡守镇压之后,自己才能够让这些将士们放心和自己接触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道理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说些什么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都告诉给了方旭。

  而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位益州郡守在这里休息,等到自己现在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后。

  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再次回来释放这位益州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这位益州郡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信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益州郡守看来,先前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忍耐一下又有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!?

  所以现在,这位益州郡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自己小心一点。

  方旭含笑点了点头之后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出了地牢当中。

  三立和嘉和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门外等候多时了,显然此刻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先前和这位益州郡守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