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毕竟这些益州百姓也不敢得罪益州郡守,毕竟得罪了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好果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再加上这些官吏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益州郡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所以现在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有人知晓这些事情。

  现在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这些官吏们镇压了。

  而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甜头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试问这些官吏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种机会呢?!而且现在关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其他人知晓。

  毕竟从上到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条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官吏们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棒啊?!

  在其他方面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看到这些官吏们一条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事情上面,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冷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,而现在被方旭如此看着。

  这些官吏们也都有些不寒而栗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瑟瑟发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,谁都知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占据南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铁端,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能够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担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也都好奇,方旭现在打算做些什么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说,这些官吏们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询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不招惹方旭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了,现在谁敢来主动询问方旭呢?!

  而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耳边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来,而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他们有些毛骨悚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冷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些官吏们。

  这些官吏们现在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忽略了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少了什么人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助手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在这里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这些官吏们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来不及了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押送着这些官吏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眷来到了郡守府邸当中,而这些官吏们看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眷。

  有些不能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些官吏们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将自己吃下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在给自己吐出来。

  当然现在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这些官吏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毕竟在这些官吏们看来。

  方旭现在得罪了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。

  现在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益州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上,如果方旭现在敢对他们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他们就无法保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会做些什么事情出来了,现在听闻这些官吏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这些官吏们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自己呢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忘记了些什么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他们商量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,自己现在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他们。

  他们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,只有这一点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不做,毕竟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吓唬他们一下而已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感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,三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。

  竟然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手了,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鲜血,这些官吏们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事实上,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所未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。

  现在看着这些官吏们含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再次询问这些官吏们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官吏们愿不愿意配合自己呢?!看着方旭现在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官吏们感到头皮发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不寒而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终,这些官吏们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答应了下来。

  毕竟在这些官吏们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好吗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而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见到这些官吏们答应下来之后,方旭现在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满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些官吏们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。

  这些官吏们为什么不坚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这样自己也能够多出手几次啊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这些官吏们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觉得除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不正常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呢?!

  不过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带着这些官吏们下去,如果谁敢瞒着藏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由三立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三立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期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些官吏们。

  在这些官吏们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觉得被方旭盯着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官吏们受到了不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吓好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官吏们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可能让三立有机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官吏们也都知晓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放弃了他们。

  那么现在他们除了配合三立之外,还能够做些什么呢?!

  这也许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现在需要接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这些官吏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尽管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在这些官吏们看来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算到可能会有这一天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快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。

  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官吏们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不过也没有谁希望听这些官吏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看着这些官吏们离开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乏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顿,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