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些才子们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这些才子们对方旭有所了解。

  方旭现在如何对这些才子们不了解呢?!毕竟在那段时间当中,方旭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闲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才子们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  起码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才子们,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才学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品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通过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各司其职所安排好了。

  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待这些才子们通过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核,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些才子们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毕竟谁又能够想到这些事情呢?!

  不过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过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数个夜晚。

  方旭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晚才休息,当时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事情困扰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告诉嘉和,现在看来原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这些才子们而困扰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而眼下这些才子们听闻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震惊,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震撼。

  当然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匪夷所思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按照各个才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力。

  合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了职位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在这些才子们自己看来,自己希望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职。

  而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为什么自己如此调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因,告诉给了这些才子们。

  现在这些才子们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他们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查过方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片面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和方旭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查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登大雅之堂。

  不过方旭并未说些什么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提醒这些才子们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日子当中。

  他们可能会累到怀疑人生,毕竟上一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吏给他们丢下了一大堆烂摊子要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没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自己不可能为了这些才子们打扫这些烂摊子,而且方旭并不觉得烂摊子就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不可能手把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教导这些才子们。

  那么如何让这些才子们更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了解现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?

  其实也都在这些烂摊子当中,这些才子们能够学习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学习到很多有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,这些也都现在方旭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些才子们也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,毕竟现在虽然觉得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胡来了。

  不过能够为了益州百姓效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这些才子们自己看来。

  这其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足够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,带着这些才子们暂时下去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他们前往他们日后要工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也好让他们现在熟悉一下环境。

  看着这些才子们离开之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尽管嘉和现在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如何不知道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嘉和应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这些才子们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承担起官职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力吗?!

  毕竟在嘉和看来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到过不少因为无法承受压力最终选择请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不在少数。

  现在这些才子们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问题吗?!这点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知晓这些才子们参加科考多少次了?!

  这绝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想象不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一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参加了四次。

  而这四次都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落榜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方旭这般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,尽管嘉和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人士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功名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得到官职。

  既然都没落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先前这些才子们应该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极人臣了才对吧?!

  为什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般样子呢?!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不能够理解了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当初这些才子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职都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益州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才子们选择了请辞返回益州,这其中说明了些什么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用自己再说了吧!?

  嘉和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如果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所说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了这些才子们心中,对于益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意程度远远超出了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象。

  这似乎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了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才子们绝对不会做一些让益州百姓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想到这里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方旭现在调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也不会答应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而现在嘉和对于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崇拜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高涨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抵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千分之一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嘉和。

  事实上,现在这些事情谁来做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找到了准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而已,在嘉和看来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打击到自己而已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让嘉和充满了自信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嘉和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搞错了呢?!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曲解了,这让方旭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不过方旭现在也没有选择解释些什么,毕竟现在嘉和能够理解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足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这些才子们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外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益州百姓所关注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益州百姓看来,谁也没有想到,方旭现在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才子们现在看来,也都有些云里雾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谁又能够想到,竟然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真了呢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才子们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待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试炼才刚刚开始而已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