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告诉米迦尔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再次劝说米迦尔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先前难道没有告诉方旭吗?!

  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会归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听闻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米迦尔现在愿意待在这里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王现在会带着自己离开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放置在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“你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南诏国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字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现在自己看看吧。”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说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后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后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。

  这怎么可能发生呢?!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米迦尔。

  现在这上面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国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字迹呢?!

  当然如果现在米迦尔不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能够告诉米迦尔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到南诏。

  南诏国王现在都不会相信米迦尔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其实方旭现在不说,米迦尔也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楚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上扬了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,自己现在如何不知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呢?!

  现在自己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抓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怎么可能放自己离开呢?!

  哪怕自己如此告诉南诏国王,南诏国王可能都不会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毕竟在米迦尔自己看来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米迦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现在能够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多少了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持着微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等待,等待米迦尔作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来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做些什么,米迦尔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皱了皱眉头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。

  方旭希望自己归顺他,那么现在方旭能够给自己些什么呢?!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米迦尔自然不可能如此询问方旭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眼前方旭拿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消息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现在自己已经失去了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立身所在。

  现在自己除了归顺方旭之外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立身所在了。

  听闻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米迦尔。

  自己会让米迦尔待在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,为毛老三出谋划策。

  尽管毛老三身旁已经有了唐修远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唐修远现在有更加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要做,至于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毛老三和青雉刚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一位谋士,而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符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米迦尔,自己现在相信他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他让自己失望。

  米迦尔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。

  难道说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担心吗?!听闻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瞒着米迦尔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米迦尔点了点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南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须要夺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夺下,这其实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对于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人能够和米迦尔相提并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米迦尔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方旭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方旭能够答应自己一点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米迦尔现在希望自己答应些什么呢?!只要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为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方旭也都会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米迦尔现在希望方旭夺下南诏之后。

  能够放过南诏国王,听闻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南诏国王都这般对待米迦尔,米迦尔竟然还这样?!

 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值得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后。

  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。

  不管南诏国王现在如何对待自己,起码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南诏国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照顾自己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还给南诏国王,如果方旭现在答应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才可能选择归顺方旭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方旭现在不答应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继续谈下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了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头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米迦尔。

  放过南诏国王,其实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答应米迦尔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南诏国王不听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米迦尔能够理解自己了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而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米迦尔离开了地牢,当毛老三和青雉得知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青雉看来。

  现在有唐修远就足够了好吗?!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唐修远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毛老三和青雉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有些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需要唐修远去处理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要对付南诏,那么试问谁比起米迦尔更加熟悉南诏呢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唐修远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,现在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唐修远有些意外,而毛老三和青雉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也只能够选择答应下来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