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既然米迦尔现在如此确信,那么方旭现在也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既然将这些事情交给米迦尔来处理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方旭现在选择相信米迦尔能够处理妥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嘴角上扬起来。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米迦尔可能觉得现在也不过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客气而已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段时间当中,米迦尔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了这里。

  而唐修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米迦尔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不得不承认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不如米迦尔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!?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自己现在帮毛老三和青雉,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做到这般程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连樊城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夺下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唐修远知晓,方旭其实让米迦尔替代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而方旭现在自然察觉到了唐修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方旭现在怎么可能不知道唐修远在想些什么呢?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看着唐修远。

  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我现在让米迦尔代替你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我觉得你不如米迦尔呢?”方旭看着唐修远笑着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唐修远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尴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自己看来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唐修远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唐修远先前已经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了,这点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随意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。

  先前刚刚遇到唐修远这般情况,也许都不会有唐修远这般反应吧?!

  至于方旭现在为什么选择让米迦尔帮助毛老三和青雉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需要唐修远帮自己前往突厥。

  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唐修远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,自己现在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错了吧?!

  方旭现在竟然让自己前往突厥,这确定不会有不妥吗?!

  见到唐修远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唐修远现在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有把握呢?

  当然,如果唐修远现在没有把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现在也不会强行让唐修远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唐修远自然愿意前往突厥。

  不过唐修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唐修远。

  尽管突厥二王子现在被自己重创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这样就能够让突厥二王子放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方旭现在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二王子会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现在希望唐修远能够帮自己前往突厥,顺带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磨练一下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如何察觉不到唐修远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察觉到了,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让唐修远前往突厥磨砺自己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看,唐修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愿意前往了。
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唐修远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唐修远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。

  不过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提前告诉唐修远一声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前往突厥,之后可能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。
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唐修远自己思考清楚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唐修远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有什么好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唐修远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前往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方旭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唐修远准备前往突厥,至于米迦尔这边。

  米迦尔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歉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这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自然知晓米迦尔现在找到自己,应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唐修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

  不过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米迦尔放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唐修远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超出米迦尔所想,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米迦尔现在如何觉得呢?!

  现在方旭得到下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禀报,现在南诏国王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希望对付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,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既然南诏国王要对付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更要前往南诏了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等着好消息就好了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忍不住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米迦尔,虽然米迦尔对于南诏了如指掌。

  这点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有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弱点所在。

  如果现在有人用这点来对付米迦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米迦尔到时候该怎么办呢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米迦尔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意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渐渐收敛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米迦尔看来,自己会注意这些地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毛老三和青雉前往南诏,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嘉和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等人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要做些什么呢?!

  毕竟现在也都知晓方旭在做些什么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不能够受到打扰。

  如果现在出现一点不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当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能够承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等人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方旭作出决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从嘉和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当中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到底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自己先前所想差不多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如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,当得知自己现在前往吐蕃和南诏。

  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会呢?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不知道当今圣上什么时候出手而已。

  而现在看来,当今圣上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超出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。

  不过很快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