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贾旭先前让嘉和从南匈奴借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戎装,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叶修竹等将士穿戴上。

  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叶修竹等人打着北匈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令旗,前往大宛。

  如若大宛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大唐,那么就不可能会让北匈奴将士们前往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意归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大宛好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贾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叶修竹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较赞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叶修竹大军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戴好戎装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趁着他人都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下。

  离开了乌孙,毕竟在贾旭和嘉和看来。

  现在知晓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越少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计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功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等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在暗部成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护下。

  叶修竹等将士悄无声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了乌孙,甚至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这点。

  此刻叶修竹大军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大宛浩浩荡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往,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宛城内。

  大宛国君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头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得到了消息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大宛国君感到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似乎没有得到风声。

  也没有人提前告诉自己,会有北匈奴将士前往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大宛国君感到疑惑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忧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下自己似乎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宛国君看来。

  如若这些就将士们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北匈奴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拒绝让他们进入,到时候让北匈奴国君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宛国君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犹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书信一封,前往北匈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询问北匈奴国君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有将士前往大宛。

  毕竟在大宛国君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宛国君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一切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贾旭和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范围当中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封书信根本没有送到北匈奴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刚刚离开大宛数里之外。

  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暗部成员阻拦了下来,现在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查看了书信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容。

  确定了贾旭和嘉和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后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取出先前让人仿照北匈奴国君字迹撰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。

  所幸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嘉和询问过南突厥国君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北匈奴国君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与之相同?!

  南突厥国君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尽管现在匈奴划分南北之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符却无法有所不同,毕竟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匈奴百姓。

  都已经习惯了虎符,如若现在更替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有很多地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便。

  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嘉和很简单就能够弄到相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印记。

  简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人无法察觉,到底哪一样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一样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宛国君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宛国君看来。

  其实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宛国君看来,这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速度,远远超出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。

  不过当看到书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字迹和虎符印后,大宛国君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些什么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一队北匈奴将士前往大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当看到叶修竹大军抵达大宛后,大宛国君现在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要叶修竹进入大宛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叶修竹微微皱了皱眉头,随后朝着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将士点了点头。

  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将士得到叶修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示意后,自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跃跃欲试起来。

  显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对大宛国君做些什么,当大宛国君打开城门后。

  面带笑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到叶修竹大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邀请叶修竹大军进入大宛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大宛国君见到叶修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大宛国君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到过叶修竹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现在叶修竹为什么会穿着北匈奴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戎装呢?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未等大宛国君反应过来,现在叶修竹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其镇压。

  身后大军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进了大宛城内,试问这些大宛将士怎么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叶修竹大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呢?!

  瞬间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抵抗,大宛国君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叶修竹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叶修竹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或者说,叶修竹现在为什么会穿戴北匈奴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戎装呢?!

  难道现在叶修竹将那些北匈奴将士给处理掉了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不可能啊!?

  看到大宛国君现在不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叶修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大宛国君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他们就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宛国君现在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封来自北匈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准备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叶修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大宛国君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大宛国君看来,字迹能够仿照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符印记怎么可能有假呢?!

  叶修竹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了起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大宛国君。

  难道大宛国君不知道,北匈奴和南匈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符印记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听闻叶修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大宛国君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看样子,大宛国君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大宛国君归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北匈奴国君。

  又如何知晓南匈奴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符印记这种事情。

  试问北匈奴国君怎么可能告诉大宛国君呢?!现在其实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北匈奴国君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北匈奴国君什么都不告诉大宛国君,可能现在还无法成功。

  现在大宛国君知晓,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了。

  而随后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先前贾旭和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策来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将士们前往大宛,将穿戴着北匈奴戎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叶修竹等将士赶走。

  随后得到大宛,这也就能够名正言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大宛。

  当其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西域三十六国得到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中那些知晓大宛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北匈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。

  北匈奴国君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做些什么呢!?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